福安典型造福工程福阳新村搬迁10年村民没自来水

2019-01-31 09:55

原标题:本网调查:福安典型造福工程福阳新村搬迁10年 村民没自来水喝

就网友反映福安市城北街道福阳村自来水问题,记者专程赶往福安调查时,意外发现坂中乡福阳新村村民遭遇困惑:这个三年前曾被称作“让幸福敲开畲家门”的造福工程典型,整体搬迁至今10多年,200多户900多村民始终喝不上自来水。“通水”是造福工程必须达到“五通”(通水、通电、通路、通讯、通广播电视)基本条件之首。有人质疑,这个村子难道是靠“掺水”而“被造福”的?

福阳新村是2001年经福安市政府批准,从有地质灾害隐患的坂中畲族乡和安村白石岩下自然村搬迁到这里的,村民中90%是畲族群众。在2010年11月8日的一篇报道中说已经让福阳新村群众“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造福工程所带来的‘福气’。”时任坂中乡乡长的钟丽萍在采访中说:“村内还计划在进一步完善下水道工程及自来水工程的同时,在村口修建一处休闲公园,供村民茶余饭后盘畲歌。”

对此,群众并不认同,记者看到的也是另一番景象。

8月9日,记者来到坂中乡福阳新村,看到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奶奶,正吃力地从离村300米远的一口井里给自家提水。她的腿脚不利落,每次只能吊起半桶水,家里吃喝洗涮的用水都靠她这么一趟趟半桶半桶地来回提,每天至少来回五六次。老奶奶告诉记者,不止他们村,连隔壁松潭村的百来户人家都到这一口井取水。

记者看到,这口井是在一个木材加工厂里,井口直径不足50公分,水面还泛着青苔和木屑。

村里妇女说:“水很脏啊,没有办法,没有水吃。”

今年酷暑,井水浅了许多,两村人甚至因为争水闹纠纷。

从2001年到现在,村里始终没能实现“造福工程”中的“通水”。除了从井里提水,村民多次向坂中乡政府、福安市政府反映,没有得到回应。于是,村里每户集资500元,建了2个水池,引用山泉水。现在其中一个因建设高速公路被破坏,另一个水池因水源不足仅能白天关闸晚上开闸供水,不过,水量小得可怜。记者走进一个村民的家,拧开水龙头,两分钟接不满半瓢水。2009年福安市政府也曾拨款2万元,修建1个水池,因为水源干涸,无水可引,水池成了摆设。

村民介绍说,村里的水泥路也是每户集资1000多元修建的。至今村口也没有相关部门三年前计划修建的休闲公园。倒是山头上建起了两个养猪场,把村民平常能够洗用的小溪水都给污染了,让村民们很是焦心。

一中年村民说:“原来这个小溪水都很清。现在就被它污染了。以前,我们洗衣服什么的都在小溪洗,现在就不能洗衣服了。”

村里小孩说:“我们平时都到下面去玩,这边太臭了不可以玩。”

针对福阳新村用水问题,记者致电分管福阳新村的现任坂中畲族乡和安村党支部书记。这个吴姓书记表示,高速公路大概要建两年半的时间,现在被占用的蓄水池正在用水泥钢筋加固维修,有望一两个月能完成。而自来水要从坂中乡坑下村引入,没那么快,什么时间能完成福阳新村的自来水工程,吴书记表示无法确定。对于山头养猪场污染水源的问题,吴书记则以“不是很清楚”而给不出答案。(记者陈艺灵 蒋巍念)

记者手记:“造福工程”旨在改善搬迁群众的生活生产条件;“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共和谐”是实施造福工程的最终目标。像福安坂中乡福阳新村这样的“造福工程”,需要“掺水”实现“通水”,何谈生产、生活环境和生存条件的切实改善,何以“共和谐”,更遑论“造福”?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执政为民的具体落实是“着力解决好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不断让人民群众得到实实在在的利益”。福安市坂中乡的领导对拖延10年的问题至今提不出解决的日期,可能得在“公仆意识”和“为民情怀”上先查找原因了。